首页 > 民乐欣赏 > 中国戏曲 > 评剧 > 正文

谢瑶环-到任来秉圣命把豪强严办 评剧唱段

演奏家: 曾昭娟 作曲/改编/编配:
指挥者: 伴奏:



谢瑶环-到任来秉圣命把豪强严办,演唱:曾昭娟。

《谢瑶环》是1961年田汉根据碗碗腔《女巡按》改写的京剧名剧,中国京剧院杜近芳首演,此后被改编成多个戏曲剧种。由于中国人有一种传统思想——大团圆,因此通常的演出时不会演谢瑶环被害,而是会演成谢瑶环被武则天从牢中救出,来俊臣被斩,以一个大团圆的形式收场。

剧情:

谢瑶环是唐江南人士,女,十四五岁被选入宫,武则天称金轮圣神皇帝时任尚仪院司籍女官。梁王武三思得报:苏州农民逃往太湖谋乱,武三思与来俊臣极力主剿,谢瑶环以此系豪强兼并土地所致,力主安抚,徐有功深然其说,旋又争辩于武则天驾前,武则天虽未置可否,确认为谢瑶环见识胜于男子,传旨谢瑶环,改名谢仲举,赐尚方剑巡按江南,并命“凡侵夺民田鱼肉百姓者,勋戚贵胄一不宽贷。”

谢瑶环到苏州,与苏鸾仙便服私访,隐察民间疾苦,适有袁行健,因其父被酷吏周兴陷害,斩首洛阳,改名阮华,逃亡在外,曾追至岭南道上杀了周兴,访友不遇,困居苏州。一日游伍员庙,适逢武宏蔡少炳强抢民女肖慧娘,行健不平,击散豪奴,与武宏等诉诸公堂。行健并举发武宏强占农民永业田,征收铜铁各款。瑶环劝武宏和解,武宏侍父势咆哮公堂,瑶环怒,斩来俊臣异父兄弟蔡少炳,杖责武宏。一时人心称快,但以此结怨。武三思、俊臣合词诬瑶环通敌谋反。俊臣并怂恿武三思曲解武则天口谕,联翩南下,将加害于谢瑶环。谢瑶环见袁行健英挺慷慨,抱负不凡,初则八拜订交,后因月夜花园与鸾仙吐透南来斗志和爱慕行健之意,被行健所闻,两人遂成永好。

当行健与武存厚同往太湖劝慰农民回乡时,瑶环被武三思、来俊臣拘审。武则天因瑶环密奏,对三思等诬控,疑信参半,后因龙象乾千里告密,又发现三思、俊臣矫制南下,因即与徐有功等密幸江南,则天到达时,瑶环已被严刑致死。则天因生平与豪门贵族为敌,而自己的子侄与近臣却走上豪门贵族的道路,极为痛心。命徐有功严查此案,诛来俊臣,贬武三思,追赠瑶环定国侯,礼葬吴江东岸。

评剧版:

地方戏中除碗碗腔的原版之外,评剧名家花淑兰根据京剧移植的同名剧目《谢瑶环》声震剧坛(移植于上世纪60年代)。此剧的唱腔充分体现了花派的特色:激越中不失柔美,豪爽中蕴涵细腻,“花园”和“大堂”两折精彩绝伦。评剧版让谢瑶环起死回生的改动曾引起田汉的异议,认为不如处理成悲剧更有回味,更具感染力。不过,从欣赏的角度,京剧演出版自“大堂”受审之后,谢瑶环的戏便打住了,之后的武皇申冤和袁郎祭墓不能说不好看,但总有意犹未尽之感,其主要原因就在于谢瑶环的“过世”。所以,评剧将“大堂”一折做为大轴,在唱腔安排上张驰有度,尤其是最后的打段陈诉:“秉滴泪咬牙关浑身抖战……”,将整个剧情圆满收尾。评剧《谢瑶环》“大堂”中的“忽听得堂上一声喊”一段唱腔是“花派”的代表唱段,将小生腔与高亢的女腔相融合,刚柔相济,激越奔放。此段唱由一阵强烈的打击乐引出尖板大过门,“谢瑶环”三字甩一个长腔,把谢瑶环的激愤和蔑视充分地表现了出来。此后的四句“愁只愁……”是节奏舒缓的〔快三眼〕,柔肠百转,动人心弦,气氛上的反差既体现了创作者的功力,也考验着演唱者的技艺,花淑兰的演唱感染力极强。尾声是铿锵有力的大段〔垛板〕,一字一句痛快淋漓。李维康曾将结尾改作夫妻归隐太湖,其中设置了一段精巧动听的“送别”唱段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关键词: 谢瑶环 豪强
责任编辑:华音总编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