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民乐欣赏 > 古琴曲 > 正文

欸乃 古琴乐曲

演奏家: 杨青 作曲/改编/编配:
指挥者: 伴奏:



欸乃,古琴演奏:杨青。

著名古琴曲《欸乃》存谱初见于明代汪芝辑《西麓堂琴统》(1549年),亦有人称其《渔歌》或《北渔歌》,有多种传谱,现琴家所奏多以《琴谱正传》(明黄献撰于1547年)的十段无词《渔歌》发展而成。其曲意历来根据唐代诗人柳宗元的七言古诗《渔翁》来解释,故也有人认为有传此曲乃柳宗元所作。后《天闻阁琴谱》记载为《欸乃》,管平湖打谱演奏。现在琴家弹奏的多为管平湖的节本。“欸乃”指的是浆橹之声或渔家号子声,乐曲音调悠扬,清新隽永,以山水为意象抒发感情,乃是托迹渔樵,寄情山水烟霞,颐养至静的一首名曲。

《二香琴谱》(1833):欸乃,俗呼“北渔歌”。旧谱如太古遗音、文会堂、阳春堂亦竟名渔歌。曲尾,或收三五,或收一六,皆非。是曲采自澄鉴堂,尾收二四,乃羽音也,而“北”之一字未见于刻本。俗或呼“北渔歌”者,别于正调商音之渔歌也。渔歌取七音,欸乃取五音,岂有欸乃反为北曲乎?此曲亦是渔歌,盖正调之渔歌在前,恐其相混,故取柳诗“欸乃一声山水绿”命名以别之。

此曲乃据唐柳宗元著名七言古诗《渔翁》所作,原诗“渔翁夜傍西岩宿,晓汲清湘燃楚竹。烟消日出不见人,欸乃一声山水绿。回看天际下中流,岩上无心云相逐”。“欸乃”一般解作行船橹声或划船之声。也有观点认为《欸乃》是表现船夫拉纤的劳动的音乐作品,读音应为“ǎo ǎi(袄霭)”。(案,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》:“元次山集《欸乃曲》注云:‘欸,音袄;乃,音霭,棹舡之声。’”)曲中有拉船的劳动号子音调多次出现,并一次比一次激动。整个音乐忧郁不平,是很有形象很有深度的重要琴曲。在古曲中,这样直接、具体地表现劳动的作品,是罕见的”(见李祥霆《略谈古琴音乐艺术》)。目前琴界的现状是两种读音共存。在乐曲中欸乃声以不同形式先后出现,巧妙地表达了一种静中有动的意境,赞颂了大自然秀丽的景色,也反映了作者孤芳自赏的情绪。

“欸乃”一词,自唐代诗人元结《乐府十二首·欸乃曲》始入诗。元诗云:“谁能听欸乃,欸乃感人情。不恨湘波深,不怨湘水清。所嗟岂敢道,空羡江月明。昔闻扣断舟,引钓歌此声。始歌悲风起,歌竟愁云生。遗曲今何在,逸为渔父行。”后相继引用于诗词曲赋中。宋代朱熹《九曲棹歌》中的《五曲》诗中有:“五曲山高云气深,长时烟雨暗平林,林间有客无人识,欸乃声中万古心。”清人赵翼的《阳湖晚归》有:“诗情澄水空无滓,心事闲云淡不飞。最喜渔歌声欸乃,扣舷一路送人归。”现代文学家茅盾在描写乌镇的枕河人家时有:“午夜梦回,可以听得橹声欸乃,飘然而过。”听渔家之桨橹欸乃之声,成为文人生活之情趣。由此可见,琴曲《欸乃》乃是古人用音乐的形式表现这样一种隐逸山水、寄情自然的文人化情趣。

此曲为十八段,首段以吟唱性旋律为基调缓缓铺开,抚琴之势如同展开一张立轴的山水长卷般,既松且静,清风一推,荡开波浪层层婆娑细纹,如缓风习习,一派闲适悠然的气息。悠长婉转,节奏平稳,不躁不讷,不漾不坠,毫无簇拥堆积之感,似行舟平荡,青山相随,心境开阔无碍。在第四段中,古琴用散音奏出深沉有力的音调,旋律典雅持重;而当第八段再现时,则采用泛音弹奏,水声淋漓,鼓荡飘逸,显示出一种飘逸的意趣。行至中段,乐曲由一转位作以转折,继而情绪更为轻盈,如行舟顺畅,迎风而立,心情如水路迎舟,款款如歌。又有音色玲珑,似水花偶溅衣裾,剔透清凉,更添意趣;经过变化反复后,琴声愈加流畅自如、通达豁然,山水之秀,尽收视野,云水相融,情致愈浓。乐曲的尾声是一个C徵调,空旷且余韵袅绕,告轻舟已远,言诸世事已了然,感慨万端,难以尽述。只是待要重寻来时踪影,早已杳无痕迹,空留青山碧水作追忆。

乐曲曲调流畅自然,琴韵悠长,意境深远,让人听后有种空灵的感觉。在乐曲中“欸乃”声以不同形式先后出现,巧妙地表达了一种静中有动、动中有静的意境,歌颂了大自然秀丽的景色,也反映了作者孤芳自赏,寄情山水、高歌欸乃的心绪。欸乃无心,方显山水之绿,真意难得,置身喧杂污浊外,天地之清幽尽现无遗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华音总编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