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民乐欣赏 > 古琴曲 > 正文

何日君再来 古琴乐曲

演奏家: 戴晓莲 作曲/改编/编配: 刘雪庵
指挥者: 伴奏: 杜聪



何日君再来,电影《三星伴月》插曲,作词:黄嘉谟;作曲:刘雪庵;古琴:戴晓莲;埙:杜聪。

《何日君再来》是中国近代最受欢迎的经典中文歌曲之一,1978年,华语女歌手邓丽君将其重新演绎,收录于唱片专辑《一封情书》中,此曲立即在华人世界再度掀起热潮。

《何日君再来》的词曲者有很多说法,其中“作词/作曲”有记为“沈华/不明”、“晏如/贝林”或“贝林/晏如”,甚至指出词曲都不明的说法都有。中薗英助的著作《何日君再来物语》(河出书房新社出版)一书曾对此问题作了深入的查证探讨,并访问相关人士,其结论认为黄嘉谟作词、刘雪庵作曲。1930年代,黄嘉谟活跃于上海的编剧界,是《三星伴月》的编剧,而刘雪庵当时是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的学生,他后来当上北京艺术师范学院(即现在中国音乐学院前身)的教授。他们两人分别使用贝林和晏如作为笔名。但是在《何日君再来物语》里面,相关人物提供的说法颇不一致。(例如有个说法,说刘雪庵本人说他自己包办曲词,只是刘雪庵在中薗写书时过世,所以这个说法无法证实。)

另外一个版本是黄嘉谟后人的说法:《何日君再来》的歌曲原来是一首不起名的歌曲,黄嘉谟取了《何日君再来》的曲调,填了新词,这新词就是今天大家熟悉的歌词。后来作曲家提出投诉,为了避免争议,黄嘉谟低调处理,没有强调自己是填词人,过了几年渐渐被人忘记原作者是谁。刘雪庵的好友潘孑农回忆道,这首曲子原本是1936年刘雪庵毕业时即兴创作的一首无名探戈舞曲。1937年《三星伴月》导演方沛霖邀请刘雪庵谱写探戈舞曲,刘提供了一首现成的,方事先并未征求刘雪庵同意,就让编剧黄嘉谟为这首舞曲填写了歌词。刘雪庵曾对潘就此事私下表示不满,但是碍于情面,没有公开表示什么。

歌词:

好花不常开,好景不常在,愁堆解笑眉,泪洒相思带;今宵离别后,何日君再来?喝完了这杯,请进点小菜,人生难得几回醉,不欢更何待?!(独白)来,来,来,喝完了这杯再说吧!今宵离别后,何日君再来?

晓露湿中院,沉香飘屋外,寒鸦倚树栖,明月照高台;今宵离别后,何日君再来?喝完了这杯,请进点小菜,人生难得几回醉,不欢更何待?!(独白)来,来,来,再敬你一杯!今宵离别后,何日君再来?

玉漏频相催,良辰去不回,一刻千金价,痛饮莫徘徊;今宵离别后,何日君再来?喝完了这杯,请进点小菜,人生难得几回醉,不欢更何待?!(独白)来,来,来,再敬你一杯!今宵离别后,何日君再来?

停唱阳关叠,重擎白玉杯,殷勤频致语,牢牢抚君怀,今宵离别后,何日君再来?喝完了这杯,请进点小菜,人生难得几回醉,不欢更何待?!(独白)嘿,最后一杯,干了吧!今宵离别后,何日君再来?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华音总编室